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一生的“同志”

发布时间:

龙源期刊网 http://www.qikan.com.cn 一生的“同志” 作者:余 * 来源:《养生大世界》2010 年第 06 期 每天早上我匆忙洗漱再去*,总能听见父亲叮嘱母亲说:“丁同志,炉子上烧着水,我下楼锻 炼身体,水开了别忘了关炉子,灌水小心别烫着了。”母亲应道:“你去吧,早点回来,能跑几圈就跑 几圈,别逞能啊!”当每天太阳升起的时候,我的父亲母亲在互相叮咛中开始了他们一天**淡淡 的日子。 朋友偶尔到我家坐坐,当他们听到父亲喊母亲“丁同志”的时候,脸上总露出惊诧的表情。夫 称妻,前卫的称达令,文雅的称夫人、太太,通俗的称老婆、孩子他娘、*,从来没听到称“同志” 的。 我也曾问过父亲这个问题,父亲说他和母亲的爱情开始于上个世纪 60 年代初,“同志”在当时 是个很时髦亲切的称呼。介绍父母认识的是一位街道妇联的大姐,在父母见面后,她第一句话就 指着母亲对父亲说:“这位是丁同志,大家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革命同志,希望你们为了一个共同 的革命目标,能走到一起来。”这在今天看来有些好笑的介绍,打上了那个时代的烙印。经过一年 的恋爱,父亲和母亲在共同的学*与劳动中建立了深厚的“阶级感情”,组织了一个新的“革命家 庭”。 父亲从第一次跟着介绍人喊“丁同志”后,没想到一喊就喊了几十年,从我出生到他们从农村 返城,从他们进工厂到光荣退休,光阴荏苒,转眼我都有了自己的家庭,父亲却始终没改口。 母亲自从到省城后,身体一直不好,常打针吃药,父亲对他的“丁同志”一直体贴备至。记忆最 深的是在许多个寒冷的冬季,我和母亲窝在被窝里,父亲在半夜里爬起来,披着件破旧的军大衣,弯 着腰为母亲熬中药的情景。母亲静静地看着父亲,父亲转过身来,笑着说:“丁同志,你先睡,药还没 熬好呢!”母亲听了这话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。



友情链接: